月芽呐233

【假的凹凸】【abo】哥哥太爱我了怎么办(上)

青山:

emmmm就是看着罗斯宝宝的包子脸突然想到……他那么可爱怎么可能不是团宠!!!
依旧abo设定(因为我喜


01
嘉德罗斯是一个孤儿,无父无母,和几个哥哥相依为命,九岁的他就开始知晓了生活的艰辛——


很可怜吧,其实,没有,完全没有。


他家里有四个哥哥,每一个都让他体会到了父爱如山母爱如川屹立不倒奔流不息。 他家是一个大家族,掌管着一家大公司——凹凸公司。在他刚出生没多久,父母去国外,回来时遇上了空难,留下家里五个儿子。从那时起他哥哥们就把所有的爱都倾注到了他身上。在外人看了,嘉德罗斯幸福得不能再幸福了,可是——


他本人觉得自己要心累而死了。


哥哥太爱我了怎么办。


生活就像海洋,只有坚强的人能够到达对岸。


02
嘉德罗斯的大哥,目前凹凸公司的掌权人,一个已经步入社会的成功人士,家里唯二的Omega之一,他的名字叫社会你雷哥。


俗话说得好,长兄如父。嘉德罗斯从雷狮身上感受到了一种别样的父爱——就是那种明明很爱儿子却又很暴躁只会一巴掌打过来表达爱意的父亲的形象。雷狮在嘉德罗斯的成长中做的事就是教他作为一个Omega如何把Alpha打得满地找牙如何做一名合格的海盗如何日天日地日空气等等等等。他就是以一个Alpha的身份把嘉德罗斯当Alpha养。


举个栗子,嘉德罗斯五岁的时候,雷狮想看看弟弟体格好不好。这位奇葩哥哥没有带弟弟去学校,而是和弟弟在自家后院打了一架。据邻居回忆,那一天他家后院泳池水花炸起几十米高,形成了一个个大罗神通棍般的水柱,落下来砸到了许多人。人们都纷纷感叹。


真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打完后雷狮无视了其他兄弟的怒吼,拍拍嘉德罗斯的头说:“骨骼清奇,跟我学打架吧。”


“靠!!!!!你能不能别给社会制造混乱了!!!!”其他哥哥愤怒地咆哮。


03
嘉德罗斯的二哥,是一个不常出现的哥哥,人称煤老板。


前些年,银爵在登格鲁星挖煤矿,据说已经是富甲一方。他虽然不回来,可他从没忘记对弟弟的关爱,他经常在冬天给家里空运来几吨的煤,附信说


“天凉了,勿念。多烧点煤,别把弟弟冻着。”


这就是为什么至今嘉德罗斯家冬天还是烧煤的原因,而每当看到煤棚那些堆在一起的优质煤时,嘉德罗斯就感受到了二哥对自己浓浓的爱。


上次银爵回家,还是过年的时候。他回来时抱着一个黑不溜秋的长发小孩,吓得家里以为他娶了哪位煤老板的女儿还生了个孩子。但银爵说这是他的合作伙伴黑洞,他们打算开辟市场,去非洲人星球开发钻石。他们还有一个合作伙伴,是一个爱好收集美少女手办的杀马特。其他哥哥表示很支持,但嘉德罗斯想,他二哥可能要更黑了。


后来几个月后,嘉德罗斯收到了银爵的礼物。


那是一个美少女战士的手办,额头处镶了一颗大钻石,附信说


“非洲人星球很热,勿念。二哥二嫂送。”


04
嘉德罗斯的三哥,是嘉德罗斯所认为的他的笨的一个。而且根本不像他的哥哥,简直就像他的小弟。


他三哥叫雷德,这个名字它居然还很出名。因为雷德用自己的名字作为笔名写小说,专写恋爱小说,居然还写成了一个系列,叫什么霸道猴哥爱上我,主角都只有一个名字——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的手移到了蛋妮儿的腰间,唇角勾起了一个七分邪魅三分温柔的弧度,浓郁的Alpha气息逐渐淹没了蛋妮儿,她如痴如醉的看着这个宛若神佛的男人,她——居然提前发情了——”


我靠靠靠靠靠靠靠靠这tm是啥啊!!!!!!


嘉德罗斯面无表情地把雷德新出的书撕了个粉碎,去客厅给了正在给女朋友打电话的雷德一拳。


05
嘉德罗斯最小的哥哥,是个面瘫。他每天都面无表情的默默关爱着弟弟。从嘉德罗斯很小的时候,他就为弟弟能长高而努力着。


“四年二班的罗斯同学,四年二班的罗斯同学,”熟悉的广播声响起:“你哥哥给你带了旺仔牛奶,你哥哥给你带了旺仔牛奶。”


“哇,罗斯,你哥哥好——爱你呦。”他同桌故意拖长了腔调说。


“闭嘴,渣渣。”嘉德罗斯斜了他一眼,同桌抖了三抖。


他去了门卫室,果不其然格瑞面无表情地拿着两瓶旺仔牛奶站在那,身边是那个金发碧眼的笨蛋——他的小嫂子金,正在向他招手。


“这瓶中午喝,这瓶下午饿了喝。”格瑞说着拍拍他的头:“晚上带你去吃饭。”


“少打架,多喝奶。”金直接上去揉了一把他的黄毛。


“知道啦,不许揉我头!”嘉德罗斯感觉特别无奈,他都奔十的人了又不是小孩——好吧,在他哥哥们眼里,他还小着呢。


“快走吧。”嘉德罗斯把他俩往外推。


“记得喝啊!”金还回头说着。


“知道了!!!”嘉德罗斯感觉脸上燥热,心想,这事真丢人,每天都来给他送奶,弄得好像他还没断奶一样。


06
说起来,家里都是大男人,嘉德罗斯对母亲没什么感触。但他觉得,同学们嘴里描述的母亲,跟他大哥的Alpha——最帅五强风雅骑士有(mei)马安迷修好像没啥区别。


多亏了安迷修,他刷新了对Alpha的认识,他从没见过那么唠叨那么事妈的Alpha——他有时候都怀疑其实安迷修才是个Omega,雷狮才是Alpha。


“罗斯?”安迷修早上在厨房里忙碌着做一家人的早饭:“等一下你先别走。”


“又怎么啦?”嘉德罗斯站在门口刚穿好鞋,又被叫住了。他想,完了,可能又要迟到。


“抑制剂别忘拿了。”安迷修给他塞了一罐抑制剂:“上午第二节课后吃一粒,千万别吃多对身体不好。给你拿那瓶花露水多喷喷别把信息素散出去,哪个Alpha敢以身试险欺负你你就揍死他揍不死他你把我叫去我拿剑……”


“行行行我知道了,”嘉德罗斯赶紧找机会捂住他的嘴:“你儿子哭了你快去哄哄他,我要赶紧走了。”


“记得……”


“好了好了知道了,你一个Alpha怎么比Omega还Omega。”嘉德罗斯开门走了,最后一句话飘进了安迷修耳朵里。安迷修看看卧室里还在睡觉的雷狮,又想了想嘉德罗斯平时日天日地的样子。


他打了个寒战,觉得自己确实比Omega还Omega。


TBC
弟控令人愉悦
安哥是个居家好男人,嫁他真的赚翻